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文专栏 > 校园文学

父爱如山沉甸甸

本文来自:散文网 2016-03-30 点击次数:

 亲情别离一瞬间,泪纷飞落满天。自古忠两难全,满腔心酸向谁言?

这些年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常常忘了回家的路。自从母亲离世以后,思儿心切已是七十六岁高龄的父亲,总是不顾年老体迈从而风尘仆仆和长途跋涉的从几十公里开外的乡下赶到城里来看望我们。

今天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我听到门外有声响,等我推开门一看发现父亲正惊慌失措的站在门外。父亲的肩旁上还扛着一个平常我们乡下老家用来装一百斤化肥的编织袋,里面鼓鼓囊囊的装满了东西。从父亲那满脸吃力的样子来看,我粗略的估计袋子里所装东西的份量足足五六十斤重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双手慌乱的接下父亲肩上的袋子并把父亲迎进屋来,父亲一边进屋一边满脸含笑的说:“从家里捎来一些红薯和玉米糁给你们平时下锅熬稀饭用。”我埋怨父亲一来不打个电话通知我去接站,二来背这么重的东西万一有个闪失,让我本已愧疚难安的内心怎能安然平静。

父亲则满脸堆笑一幅无所谓的样子说:“不碍事,不碍事,我还背的动。”父亲刚刚落座我问他到现在还没有吃早饭吧,父亲憨笑的说道:“早上等车来得急,还没顾上吃饭呢!不过也不要紧。”

听完父亲的话我不由得心头一震,要知道在我的老家由于交通不便,如果外出坐车则需要步行5公里才能到达客车通行路过的站牌处。不要说背着五六十斤重的行李,就是一个人空手而行的走到车站的时候也往往已经累得汗流浃背和精疲力尽的上气不接下气了。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然而谁又能够想到一个七十六岁高龄已是风烛残年和自身难保的老人却还要背负五六十斤重的行李蹒跚前行。我们不妨扪心自问一下,倘若不是一股护犊情深的人间大坚强毅力在苦苦支撑,一般的常人又有几个能做得像我父亲的这般情深意重和锐意前行呢!

面对眼前两鬓斑白和日渐苍老的父亲,我的心里瞬间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酸甜苦辣咸一样五味杂陈和样样俱全起来,那种钻心的滋味痛得我良久都如坐针毡和无言以对。

过了好久我才想起赶了半天路的父亲还未顾得上吃饭呢,于是情急之下我只好强忍内心的悲痛和即将夺眶而出眼泪,从而故作平静地对父亲说:“那可不行,你这么大年纪再不按时吃饭身体哪能受得了,要不咱们爷俩现在就到外面喝碗牛肉汤先来添饱肚子再说。”

父亲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笑着说:“也行,不过不用买烧饼!“而且他还说他从家里带过来了两个,就连我的那份也有了,说完他扬了一下随身携带的一个塑料袋子。看着父亲手中变戏法一样多出的烧饼,我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是没有想到父亲费尽千辛万苦的给我送来这么包含无限深情的沉重礼物,如今到了儿子家里还要自带干粮,真是令我这个不孝之子羞愧难当和汗颜不已。而且父亲还说烟也不用为他买了,就在他出门以前早已经揉了一袋子碎烟叶,这就足够过一阵子烟瘾了。

另外他还说,自己一个人出去吃饭就行不用我来做陪。就在我给他手里塞钱的时候,他颇有些生气的说:“我看你小子还是省省吧,你一家老老小小出门在外的里里外外都要花钱,我除了地里的粮食可以换钱以外还有一些养老金,只要你们自己能过的去那我就大可放心和高枕无忧的颐养天年了。”

听了父亲的话我好生惭愧,已是风烛残年而且还七十六岁高龄的父亲,不求一丝回报不说,如今还舍身处地来为为我们着想,我这个难尽床前之孝的七尺男儿可真是愧对父亲的养育之恩啊!然而我深知父亲的秉性,所以也不和他过多的争辩,最后只好随他而去。 父亲出去吃饭的空儿,我则赶紧购买午餐所需的蔬菜以及父亲最爱吃的牛肉。

上午十一点钟的时候我刚煲上饭,父亲就满脸慈祥的踱着悠闲的步子从外面回来了。父亲询问我今天怎么没有上班,我百般无奈的对父亲说:“现在像我这种年龄一没力气又没技术的人,在城市里实在不好找工作,真想卷起铺盖回到乡下去,最起码也能在你面前尽尽孝道,无奈儿女正在求学的关键时期,真是忠孝两全和进退两难啊!”

父亲听了我的话以后,一付轻描淡写而且还满脸堆笑的样子说道:“我身体还硬朗不要挂念,慢慢来,总能找到吃饭的地方!”父亲还像年轻的时候极力安慰他委屈受伤的儿子那样充满深情厚爱,从而激发我面对苦难人生的摧残和磨练而生活下去的百倍信心和十足勇气。

面对日渐苍老和满头白发的父亲,我和他商量着想让他在这里多住些时日。如此一来的话,他不但享受了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而我也解了思父心切的惆怅心结和床前尽孝的机会。

这回父亲没有答应我的请求,而是执意要尽快的回到乡下老家去。他推说屋顶上还凉晒有玉米,而且家里还有一大堆事物要等他去做,因此也就只有等过一阵子屋里清闲了才能到这里多住些时日。

我深深地知道这是父亲为了不使我分心而故意编织一个善意的谎言,也许是他怕在此小住会影响我外出找工作,也许他觉得在这里闲坐会给我添麻烦,也许他忍痛离开是希望他的儿女们能尽快有个好的生活空间吧!……这一刻我觉得父亲好像变得突然有些陌生起来,然而任凭我磨破嘴皮的与他商量,生性倔强的父亲都执意要走,丝毫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父亲说走就走,来来去去还不到一个小时,连凳子都还没有坐热,也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热茶,于是就又急匆匆的准备回到乡下老屋去。

父亲出门的时候还在极力安慰我不要泄气慢慢来,我拼命的拉着父亲的胳膊想把他留下,我不知道就此一别何时才能再次见到我日思想和寝食难安的老父亲。我满眼泪花就差给他跪下了,父亲扭过脸去不看我,也不忍心我看到他难过的样子,就这样极力摆脱我的双手又消失在那茫茫人海之中。

远望父亲步履蹒跚和日渐苍老的背影,我大喊一声:“父亲,多保重啊!”那一刻我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