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文专栏 > 校园文学

千里回家路

本文来自:散文网 2016-03-30 点击次数: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无需华丽的词藻修饰,也无需刻意的拔高,故事的本身就震撼着你我。

三十年前,也是一个冷飕飕的初

亳清河畔上,西北风呼呼地吼啸,灰蒙蒙的天空,不时飘下一阵阵硬杂杂的花粒子,砸在冻僵的脸上,生疼生疼,红彤彤一片。

在汤都亳城通往济邵的沙石公路上,一位四十多岁的汉子,低着头,弓着身,吃力地拉着一辆平车,吭哧吭哧地向前挪着,一步一步,轧在积过一层雪的路面上,咯吱咯吱响着,响得使人心惊胆颤。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平车的偏帮上,拴着一条粗糙的牛皮牵绳,绳的前端,挽着一个一尺多长的死扣,汉子的婆媳吃力得伏下身子,背着打着死扣的绳子,向前倾着,肩上的棉袄己被勒得露出白花花的棉胎。

车板上铺着一条单薄的褥子,盖着一床红洼洼的寿被,被塑料油布严严实实地蒙着,雪花落在油布上,在寂寥的田野里,是那般碜人。车板上躺着的是汉子的母亲,媳妇的公婆。

汉子的母亲,在二十年前老伴去逝后,家里地无一垄,房无片瓦,生活没有着落,只好领着当时尚幼的汉子,从山东济南府老家,手持打狗棍,一路乞讨着,过黄河,越中原,最后落脚亳城。

稳定下来后,汉子靠给人打窑挖土,在砖窑里脱砖坯,靠一身力气在村里站稳了脚跟,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光景。

好景不长,一路帮衬自己的老母亲,病来如山倒,说不行就不行了,终于在农历年后,撤手人寰。

汉子在村子里为人宽厚,待人诚实,谁家有事都竭力相帮,在广大村民心里口碑甚好。

村里己决定,帮他在村里看块坟地,使老人家尽早入土为安。

但汉子谢绝了村里人的帮助,决定与妻子一道,用平车把母亲拉回老家,与父亲同穴合葬,了却老母亲生前的牵挂,也让他们做子女的后生,一辈子心安理得。

当时,公路客运甚不发达,跨省客车好几天才一个班次,再说,既使有车,也不会拉死者。唯一的选择,就是用平车把母亲拉回家去。

村里的左邻右舍都被他这个千里回家的计划震撼了,更被他两口子的的一片感动了,东家送点面,西家舀点米,全村人拥出村口送了他母亲最后一程。

平车上带着他们生活的家什,一卷薄被,一个三条腿小灶,一口小铁锅,一只破瓷碗。

走一程,歇一会,边走边拾点柴禾。饿了,把平车支在路边,生火做饭,不是米粥,就是糊糊面,到了大村口,进村讨点馒头,遇到心肠好的,吃一盹饱饭。

困了,找个避风的地方,一般麦场里居多,铺点麦草,一滚就是一觉,一个人睡着,另一个还得强打精神看着,防止猫啊、狗啊,甚至野狼的侵扰,在邵关,他们就在平车边,与一野狼对峙了一,硬是用长棒逼退了野狼。

汉子走在路上,走走停停,一共走了二十多天,硬是凭手推肩拉,把母亲送回了老家,安葬在老坟,得到了老家人的称赞。

在亳城村里,汉子一家独门独户,无亲无靠,是个不打折扣的外来户,如果过去岁月是凭下苦力,赢得了村里人的好评,这次护送母亲千里回家安葬,使老人家叶落归根,则嬴得了全村人的敬重。

汉子家在村里无疑是最穷的一家,几个孩子我都认识,数九寒天,常是裂怀扯带,衣衫单薄,但全村人包括小孩都没有人敢小看他,都用仰视的眼光,既赞誉,又佩服拥戴。

因为,舜乡是片崇孝的故土,只要是孝子,那怕再穷再累,都让人仰视,都让人尊敬。

因为,天下孝为先。这是我大中华的传统美德,这是大无疆的代代传承。

上一篇:与惰性作战
下一篇:父爱如山沉甸甸